全部
唯美文字 伤感文字 爱情文字 搞笑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浙江福彩快乐彩12选5基本走势图 > 爱情文字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正文

2013-06-13 16:07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我总是喜欢在凌晨六点打他电话。那个时候他一定睡得正香。电话在固执的响了很久后传来他的声音,刚睡醒的声音,懒懒的,能闻到背窝温暖的味道。我几乎能猜到他的样子,闭着眼睛,转过身摸到手机,很不情愿的按开,然后慢慢的吐出一句:喂-----
“还在睡觉吧。”我很甜蜜的说。
他的声音依然是慵懒的,“现在几点钟呀?”
“六点钟。”
“才六点钟?!我要睡觉”
“你昨晚是不是很晚才睡?”我故意找话说。
“亲爱的,让我再睡一会。”他低喃着。
“可是我想跟你聊聊嘛?”我撒娇。
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过了一会,我仿佛听到他睡熟后均匀的呼吸声。又睡着了。这个人,真是拿他没办法。不过,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只是想听他刚睡醒的声音,像婴儿一样的性感。
他经常向我投拆:“蔡佩惠,拜托你别在六点钟打电话。”
“我都是周日早上打的。”我不服气。
“周日早上不是正该睡觉吗?”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关机!”
有一次,我打了他电话很久,却始终没人接。我由期待到愤怒。我一直等到下午一点他才回电话过来。
“早上你又打我电话了?”他在那边说。
“你在干什么?”
“我设置的振动。”他好像有些得意。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振动了那么久你都没反应吗?”他居然设置振动。
“我睡熟的时候,振动一般是不会吵到我的。”他似乎在为这点感到骄傲。
“戴沫然”我电话里叫。
“干嘛?”
“不准设振动。”
“为什么?”他疑惑又委屈的问。
“要是我在半夜发生意外,怎么找得到你?”
“我们隔那么远,你怎么指望得上我。”他松了一口气。
    我彻底被他打败。

   我们正相爱。



我跟戴沫然是两地分居,中间隔着一千里。
他每个月飞过来看我一次,每次呆四到五天。
起初我以为我们这种爱情不会长久,没想到我们居然相恋了两年,最初的半年我们是在同一个城市度过。
我跟他说我不会在卢湾区留下,所以他来我这里。很是感动!
那是一个繁忙的城市,我们是在那里认识的。
那时戴沫然白天还只是酒店的一名服务生,晚上做代理司机。
自我跟他说我不会在卢湾区住脚的时候,他说会搬来跟我一起,做什么都无所谓!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戴沫然身上有一种魅力,那是我以前所未见过的的男人所没有的。
后来他跟我一起来到浦东新区!
我和他一起找了一间出租屋,和一份服务生的工作。出租屋环境比我的不好,我感觉很委屈他,但是我那个只租给女性,也无法怎么帮到他。
但他说:“没关系,宝贝,我可以生活!”
后来我感动的哭了。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我跟戴沫然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半年后,他回到他的城市打拼,他说她要在离家近一点的地方开个宠物店。我点点头。
走之前,戴沫然跟我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
他说:“蔡佩惠,跟我一起走吧。”
“我不去。”
“为什么?”
“那是你的地盘,过去你会欺负我。”我说。
“你是女孩子,我会让你的。”戴沫然语重心长地说。“你生活能力那么差,一个人怎么过呀?”
“反正我不去。”
“难道你想和我分开吗?”戴沫然很认真的问我。
“不是正好考验你吗?”
“那你考验吧”戴沫然这样说。
后来这一年半戴沫然的确表现得很好,随时随地都能打通电话,逢生日节庆,他再忙也要飞过来。他的宠物事业在这一年半内也发展得很快,还自己一边操理软件公司。他是个很努力的人,除了爱睡懒觉。

我不想和你分开。



后来我父亲跟我母亲给我买了个套房,他们说一个女孩子在外地工作还租房不完全所以给我买了个套房,后来我把家的钥匙也打了一份给沫然寄了去。

母亲节前我打了个电话给沫然。
“明天是母亲节了,我想你肯定不知道,所以告诉你一下,记得给你妈打个电话。”
“我早知道了。”他得意的说。
“你怎么会知道?”他这方面一向是很马虎的。
“反正我知道。”他不告诉我。
“快告诉我。”
“你干嘛非得知道?”他很奇怪。
“我不知道晚上会睡不着觉的。”我说。后来我又加了一句,“戴沫然,你要是不说你就死定了。”
戴沫然没理我。我也不想理他。
下班之后我在外面吃完饭,又闲逛了一阵,回到家天已经黑了。我打开灯,发现戴沫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本来还有些恨他,现在看到他,恨意全没了。我走过去,他睡得正香,很恬静的躺在那里,像一个孩子。想到今天是母亲节,我俯下身,很伟大的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戴沫然醒了,他看到我,抱怨的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你又没说要过来的。”
“我很想你。”
“我知道。”
“我真的想你。”
“我知道。”
“蔡佩惠,你真的知道吗?”他很大声的说。
我被吓住了,愣在那里。
戴沫然走过来,这次轮到他很伟大的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好饿,我们去吃饭吧。”戴沫然抱住我说。
我没有说话,我的内心暖暖的感动着。这个工作狂似的男人有时真的很像很像一个孩子。

好像所有的事都是有始有终。



戴沫然走的那天我跟他一起走了。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想这是最后一次了,下次我会带上所有行礼跟他一起走,我要给他一个家。
一到家他就在电脑前忙碌着。他的事业已经发展得很好了。他才二十六岁,一边照顾着宠物店一边经营着一家规模不算小的软件公司。
我有想过帮他一起打理,不是我不想做贤内助,只是我也想有自己和他不同的职业!
我的心情在那时是很愉快的,但是几分钟后,一切都变了。
我在浴室里发现一根弯曲的金黄色的头发,我的头发是直的,黑色。
戴沫然坐在我面前,盯着那根头发。
“这可能是我妹妹的。”他解释道。
“我前一分钟前才找你妹妹证实过了,从我上次离开到现在,她没来过你这里。”我恨恨的看着他。
他低下头,不再说话。 我听见他小声的嘟哝着,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根头发?
“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心痛而又愤怒的说,我已经认定他背叛了我。
他不敢看我,还给我一片沉默。
“戴沫然,你这个骗子!”我感觉快要崩溃了,我一直很信任他的。
我转身就去收拾我的行礼。出门的时候他拉住我,“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我狠狠的盯着他,他终于松开了。

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不想用言语拉扯所以选择不责怪!



回到家里,我很伤心的哭了一场,哭得心都碎了。戴沫然发信息给我,我不看;打我的手机,我不接。我把手机电池取下,把座机电话线拨掉。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的世界变得天昏地暗,那么多年建立起来的感情就在一瞬间突然崩溃瓦解,我恨戴沫然。
我不知道在家里呆了多久,有一天早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了,我不得不出门重新采购。打开门的时候,戴沫然居然在门口。他靠在墙上睡着了。
我很用力的敲了一下门,戴沫然一下就醒了,慌里慌张的样子。
“你干嘛在这里?”我问。
“这几天我都在这里。”戴沫然说。
“你不是有钥匙吗?”
戴沫然低下头没说话。
我要关门,戴沫然用手挡住,“别这样。”
“那你想怎样?”我愤怒的说。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你当初是因为做了亏心事,内疚,所以才过来找我的吧。”我说。
戴沫然没有说话。
他的沉默让我愤怒不已。我碰的一声使劲关上门,“你就永远沉默去吧!”
一个小时之后,我再打开门,戴沫然已经走了。

每个人都这样只爱别人不爱自己!



周日的早上我很早就醒了。我看着时间,六点了。我没用的又想起了戴沫然,他肯定还在睡觉。自从上次在门口遇见后,一个星期了,我没再见到戴沫然。这个人,从来不会给对方长久的感动。
七点钟,我起床去买早餐。打开门的时候,我看见对面的人也正好外出。
“戴沫然?你怎么在这里?”我很意外在这里看到他。
“我住在这里。”戴沫然想当然的说。
“你怎么会住这里?我很惊讶。
“前几天搬过来的。”他无所谓的说。
我本来还想问一些问题,但想到我们并没有和好,于是我没再问下去。
“你是不是去买早餐?要不要我帮你顺便带回来?”戴沫然问我。
“不用了。”
“那一起去吧。”
我走在前面,戴沫然跟在后面。我走得慢,戴沫然也走得慢。他怎么也不会超过我。我们在同一家店里,我买了牛奶跟鸡蛋,戴沫然买了豆浆油条。然后,又各自回到屋里。
我关上门,松了口气。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跟着,感觉很别扭。我很好奇,今天他怎么可以这么早起床?他刚刚是买的一个人的早餐,他一个人住吗?我的脑子一下闪过很多问题,我讨厌自己,干嘛还这么关心这个人的事情。我决定不再去想戴沫然。
但戴沫然却总是来打扰我。
戴沫然来敲门。
“你有没有雨伞,外面下雨了,我现在要出门办点事。”
“你没有准备的吗?这是常用物品。”
“我没想过要买。”他望着我说。
“你等一下。”我转身回屋拿了伞递给他。
“谢谢你。”他很感激的说。
晚上戴沫然又来敲门。
“你有没有洗衣粉?”
“你连这都没有吗?”
“我明天去买。”
“给你。”
“可以可以再借用一下熨斗?”戴沫然接过洗衣粉说。
我狠狠看着他。
“我明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戴沫然说。
“还有吗?”我把熨斗递给他。
“暂时没有了。”
隔天戴沫然再来敲门。
“我的电脑坏了。”他说。
“我又不会修。”
“我在发一封很重要的电邮,能不能先用一下你的电脑?”
“真的很重要。”他强调着。
“那你快点。”
我在客厅看电视,戴沫然在电脑前忙碌着。我突然又想到了以前,戴沫然经常在电脑前忙碌着,那时我们的感情很好,我会走过去帮他倒水,然后站在旁边看着他奋疾书或者冥思苦想,那时,我对他充满了崇拜之情。
我瞟了一眼戴沫然,他正在忙着。
过了一会儿他走过来,“我好了。谢谢你。”
我送他到门口。
他刚蹋出门又折回来。
“我可不可以再坐会?”戴沫然说。
“已经很晚了。”
“那好吧。”戴沫然有些失望的走了出去。
戴沫然再次敲门的时候我在一个劲儿打喷嚏。
“你感冒了?”戴沫然说。
我没理他,“你又要借什么?”
“你有吃药吗?”他很紧张的样子。
“过两天自己就好了。”我有气无力的说。
“你等会。”戴沫然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来敲门。
“你把这个药吃了吧。”他递过来一个袋子。
“什么药?”
“感冒药,吃了睡一觉。”
“谢谢你。”我关上了门。
我躺在床上,全身发烫,朦朦胧胧中我意识到我可能在发烧。我绻缩在床上,没力气动弹,感觉就好像要死了一样,然后我睡了过去。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戴沫然坐在我床边。他睡着了。我动了一下,把他吵醒了。
“你醒啦?”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
“我敲了很久的门没有反应,然后打开门看见你睡在床上,你高烧39度。”
“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
“你还留着我的钥匙?”
“你没有叫我还。他委屈的说。
“把嘴张开。”戴沫然说,他塞了一根温度计在我嘴里。
我含着温度计望着他。
“终于退了。”几分钟后,他取下温度计,高兴的说。
“我好了?”
“先把药吃了吧?”戴沫然把水跟药递过来。
我乖乖的服下。
吃完药我躺在床上,感到精神了很多。但我不想起来,我赖在床上。我希望做个病人。
“我不在你怎么办?”戴沫然看着我心疼的说。
我差一点就原谅他了,但我又想到了他跟那个金黄头发的女人,我一想到他跟那个女人睡在床上,我的心里就很难受,我没法原谅他。我闭上眼睛,决定不去想这些事情。

如果等等,我将遇上更好的路人!



第二天,我外出的时候发现门上贴着一张纸条,一看就是戴沫然的字,龙飞凤舞的。上面写着,“佩惠,我要出差一个星期,你照顾好自己。”我顺手把字条装在口袋里,可以有一个星期不再有人敲门了。
戴沫然已经离开了五天,在第六天晚上我疯狂的思念他。但是我不可以主动打电话给他的,我有很强的自尊。戴沫然也没有打我电话,他只是在偶尔会发一个信息过来,内容也很简短,像朋友之间的问候。
已经八天了,戴沫然还没回来。我在屋里坐立不安,我侧耳听着,看外面有没有开门的声音。我到窗口来回了好几次,戴沫然总是让我失望。
第九天晚上,戴沫然给我发了一个信息:我很想你。我看着信息,内心有了一些温度。我很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但最后我还是忍住了。
第二天,一下班我就回家了。到楼梯口的时候我看见戴沫然的门开着。他回来了。我有些激动,没多想就走了进去。
我一边往里走一边叫着,“戴沫然!”然字刚说出口我就愣住了。沙发上一共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戴小然,另一个是我不认识的女人,两人本来有说有笑的,见我突然闯过来,一起愣愣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站在那里。几秒钟后,我转身离去。戴沫然并没有追出来,他不可能追出来,是我打扰了他的好事。
我回到屋里,感觉人一下就软了。我没有吃晚饭,我躺在床上,脑子嗡嗡响个不停。过了很久,我听见有人在敲门。
我吸着拖鞋去开门,是戴沫然。
“什么事?”我问。
“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我撒谎。
“本来是出差一个星期的,因为有些事情耽误了,所以晚了几天。”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
“我怕你着急。”戴沫然说。
“戴沫然,别把你自己估得太高了。”我愤愤的说。
“我以为你会着急。”戴沫然失望的说,“那几天,我很想你。”
“我要睡觉了。”我不想再听到他说这句话。对于刚才那个女人,他连要解释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那你好好休息吧。”戴沫然说。
我准备关门的时候终于听见戴沫然淡淡的说,“刚才那是我高中同学。”
然后门关上了。隔着门我听见他在那里吼,“还有,我想起来了,那根头发是我隔壁王阿姨的,那天她热水器坏了,来我这里借用了一下。”
谁信呀。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我一个人,你为什么不爱我?
所有评论
幸运飞艇开奖视频网址
伤感句子
哲理句子
爱情句子
心情句子
pc蛋蛋99预测网
文字图片
情侣图片
空间图片
男生图片
多盈娱乐彩票平台
人物皮肤
欧美皮肤
情侣皮肤
卡通皮肤
可爱皮肤
简约皮肤
浙江福彩快乐彩12选5基本走势图
伤感文字
爱情文字
搞笑文字
重庆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女生头像
情侣头像
文字头像
男生头像
皇冠现金投注网开户
伤感签名
搞笑签名
情侣签名
哲理签名
英文签名
校园签名
心情签名
唯美网名
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伤感网名
英文网名
搞笑网名
返回顶部 反馈意见
反馈意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发布规则 | 发展历程
(c)Copyright 2007-2013   本程序由狗扑源码社区提供:www.gope.cn 琼ICP备10001721号-14